收藏我们|设为首页
首页>>研究成果
工业企业如何摆脱“增收不增利”困境
发布时间:2016-03-16 13:39  来源:工业经济研究所  作者:赫荣亮、徐铭辰

  今年全国工业经济持续不景气,企业盈利能力减弱,10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5595.2亿元,同比下降4.6%,降幅比9月份扩大4.5个百分点。当前,石油、煤炭、铁矿等原材料行业利润减半,部分企业经营出现一定困难,工业企业利润持续下滑。

  2016年是我国“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发展方向确定,如何从政策层面激活人力、资本、技术、管理等要素,成为破解工业企业利润负增长困局的重要任务和发展思路。
国资报告邀请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智库专家的赫荣亮、徐铭辰为读者解析我国工业的困境和对策。
  我国工业陷入“增收不增利”困境
  (一)全国工业企业利润持续负增长
  2015年1—10月份,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893727.9亿元,同比增长1%;主营业务成本769374.2亿元,同比增长1.1%。成本上升幅度快于销售收入。核算后,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6.09元,较今年初增加0.54元。由此,我国工业企业陷入无利润增长困局,1—10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48666亿元,同比下降2%(见图1)。
  (二)高耗能、高污染和资源性的行业盈利较差,民生消费行业保持较快增长
  轻工业企业盈利情况好于重工业企业。重工业中的加工行业利润情况好于采掘行业和原材料行业,其中“两高一资”重化工业的利润下滑最明显。
  原材料行业利润剧烈下降。矿产行情普遍低迷,油气、煤炭、铁矿石、有色金属等行业遭受重创,1—10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黑色金属矿采选业、有色金属矿采选业,五大行业的利润总额分别同比下降68.6%、68.3%、62.1%、43.2%和19.7%。汽车相关行业利润低迷。汽车市场销售不景气,汽车、橡胶和塑料制品业遭受打击。1—10月,汽车制造业的利润额同比下降3.1%,与去年同期18.8%增速相比,降幅明显;橡胶和塑料制品业的利润额同比增长6.5%,增速较去年同期放缓1.5个百分点。机械行业利润不振。1—10月,专用设备制造业的利润额同比下降3.4%;通用设备制造业的利润额同比增长0.3%,增速较去年同期回落9.9个百分点。生活消费行业利润出现一定增长。1—10月,医药制造业、农副食品加工业、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的企业利润额分别增长13.7%、12.2%和9.9%,增速较去年同期加快2.8、11.4和14.4个百分点。
  (三)私营企业保持稳定增长,国有企业利润降幅最大
  当前,我国宏观经济由高速增长过渡为中高速增长,进入“三期叠加”的调整阵痛期,不同所有制企业在具体经营中表现出的灵活程度差异较大。其中,私营企业利润情况表现较好,外商投资企业利润保持小幅增长,集体企业利润微幅下降,国有控股企业利润降幅最大。
  私营企业1—10月实现利润总额17511亿元,同比增长6.2%,该类企业的经营效率较高,债务风险控制较好,同期,产成品存货周转天数11.8天,资产负债率为52%,均在各类企业中表现最好;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1—10月实现利润总额12082.9亿元,同比增长0.3%;集体企业1—10月实现利润总额395.3亿元,同比下降1.8%;股份制企业1—10月实现利润总额32698.7亿元,同比下降1.5%;国有控股企业降幅最大,1—10月实现利润总额9080.6亿元,同比下降25%,同期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4.72%,应收账款平均回收期达39.7天,均在各类企业中表现较差。
  五大原因拖累工业利润
  (一)大宗商品暴跌拖累国内原材料行业
  受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美元走强、能源供给能力持续增强等因素影响,原油价格下跌直接带动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走弱,拖累国内原材料行业。中国因基础设施投资趋于饱和,经济增长放缓,大宗矿产品需求增长有限,海关统计,今年1—11月,原油、铁矿砂、煤炭进口价格分别下跌45.6%、39.7%、21.5%,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已跌破国内企业生产成本线,煤炭、铁矿石等企业停产,压制了原材料行业利润空间。
  (二)外贸下降促使企业利润下滑
  全球经济增长动力减弱,我国外需短期内难以复苏,工业企业订单减少、利润下滑。据海关统计,今年前11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22.0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7.8%。其中,出口12.71万亿元,下降2.2%;进口9.37万亿元,下降14.4%。据海关信息网近日发布的《2015年前三季度经济形势综述及我国进出口贸易形势分析报告》显示,在全球经济整体复苏动能不足、国内外需求持续低迷等因素影响下,我国外贸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全年进出口贸易负增长形势难以扭转,预计全年降幅7.2%。
  (三)工业投资边际效应加速递减
  长期以来,我国粗放的经济发展方式导致了高端产业发展不足,低端产业相对过剩。随着国内要素成本上升以及全球其它新兴经济体所形成的替代效应,国内投资收益率日益下降。同时,多年来地方政府以土地要素的垄断供给来引导投资,土地财政和抵押借债的财政方式造成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加大,抑制了新增投资,工业企业的投资回报率下降。如湖北省“十二五”(2011—2015年)期间,前四年全省的工业投资回报率分别为56.3%、48.6%、48.8%、42%,呈现逐年下降态势。
  (四)产能过剩影响工业盈利增长
  一是新兴产业领域存在大量重复建设。近年,地方在工业项目选择和建设方面重复率较高,产业雷同情况严重,如在财政补贴下形成的风电、多晶硅、光伏等过剩产业。二是低端产品产能过剩导致企业产成品存货增加,传统产业产能闲置问题严重,主要表现为过度投资和层次过低的投资所导致的产能过剩,如煤炭、水泥、电解铝等行业产能闲置超30%,其中2014年我国粗钢产能高达11.4亿吨,而同期国内粗钢表观消费量仅7.38亿吨。此外,由于产业集中度低、产业雷同,企业产品同质化倾向明显,价格竞争是企业重要竞争手段之一。库存增加与产品的同质化,导致企业产品销售乏力,过度竞争、恶性竞争就难以避免,导致制造业企业的盈利能力和盈利水平下降。
  (五)人力成本上升限制工业利润增长
  一是人工工资保持增长。劳动力成本的持续上升已经成为长期趋势,自2005年以来,我国工业工资总额年平均增速为21%,高于销售收入和现价工业增加值增速,2014 年工业工资总额约为3.7万亿元,占整个主营业务成本的4%左右,高于2013年3.5%的水平。二是社保支出扩大加重企业缴费负担。随着各地社保缴费基数不断上涨,企业为职工缴纳的“五险一金”已超过平均工资40%,个人缴纳部分超过20%。
  八个对策助工业企业解困
  2015年11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从供给、生产端入手,通过解放生产力,提升竞争力促进经济发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了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向。
  目前看,我国政府要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加大供给侧的改革力度,提高企业发展活力,摆脱工业行业利润下滑困局,政府要在提质增效、降低成本等多方面出发,推动如下政策,着力加快供给侧改革,助力工业企业解困。
  (一)减税、降费、降低社保费用支出等多项财税政策并举,扶持困难企业渡过难关
  一是对经营出现一定困难的原料行业进行税收扶持。1—9月,全国煤炭开采和洗选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的主营收入利润率仅为1.6%和0.7%,大幅低于社会融资成本。建议采取暂时扶持政策,研究煤炭、钢铁、原油等资源税减征和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出台具体执行政策,开展减量计征;考虑将部分原材料行业纳入到固定资产加速折旧优惠范围,允许缩短折旧年限或采取加速折旧方法,促进企业技术改造。二是进一步落实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继续深化“营改增”,推进增值税转型,促进产业结构升级优化,加强对生产性服务业的扶持力度,促进企业加强研发和技术引进。进一步落实普遍性降费和费改税工作,降低企业费用负担,进一步为企业尤其小微企业减负添力。三是适当降低社保费用支出。现阶段“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的40%左右,建议临时性调低企业社保征缴费率或者基数,降低企业负担。
  (二)适度放宽货币政策,降低企业资金使用成本
  一是降低企业融资成本。11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5%,建议继续放松货币政策,采取降息和下调存款准备金等形式,降低全社会企业的融资成本,鼓励金融企业放贷,加快资金流通环节效率。二是保持人民币币值基本稳定。针对七、八月份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波动较大情况,相关部门研究汇率政策,将人民币汇率波动保持在一个稳定区间内,避免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
  (三)推进产业基金创新,促进国内工业企业转型
  我国应该加大设立促进工业企业转型升级的相关产业投资基金。为了克服传统财政补贴的诸多弊端,我国政府开始应用产业投资资金,扶持产业发展。通过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带动社会资本,形成数倍或几十倍的资金放大效应,而且产业投资基金要求一定的回报收益,收益可再投资,从而形成对产业的持续滚动支持。当前,尝试采用风险投资模式,增强重大关键性项目和具有良好发展前景企业的孵化培育能力,重点关注智能制造、“互联网+”等前沿领域,以工业云、大数据等互联网思维,投资和改造制造业,投资科技创新、技术改造、产业转移等项目,发挥基金对传统产业加速转型的作用,发挥扶持产业转型和企业退出机制等方面的影响力,推动完成落后企业淘汰退出机制,推动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全国产业布局。
  (四)推进金融体系创新,扩大企业融资渠道
  一是鼓励银行业金融创新,提供差异化服务,支持重点领域重大工程建设。二是提出加快发展融资租赁和金融租赁,为中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服务,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三是扩大人民币跨境结算规模,加强银行、企业间合作,加快退出避险产品,帮助中小企业减少汇兑损失。四是重点推进PPP模式,强化在交通、市政、水利、能源、环保等基础设施和公共事业领域的合作,解决资金投资不足及地方债务风险问题,提升投资效率。
  (五)加快落后产能淘汰,加速技术升级改造
  一是加强政策约束机制。制定和完善相关行业落后产能界定标准,加强对企业能耗限额标准和安全生产规定的监督检查,发挥差别电价、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等价格机制,提高落后产能企业的能源、资源、环境、土地使用成本。二是支持国际产能输出。借助“一带一路”战略向境外转移产能,放宽产能过剩类别的境外投资项目的外汇、税收管理,研究提高境外利润留成比例等政策,境外收益不缴纳企业所得税。三是加强政策支持力度,统筹各地全面开展落后产能淘汰工作。规划和利用好财政资金,提高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支持企业进行技术、设备升级改造,统筹支持各地区开展淘汰落后产能工作,对于在执行落后产能淘汰任务较好的企业,优先在技术改造资金、土地、项目核准、融资等方面给予政策倾斜。
  (六)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提高国有经济活力
  结合国企改革,加快混合所有制经济。推进企业兼并重组,针对不同类型企业,综合施策,分类、分层推进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快推进非公有资本投资主体可通过出资入股、收购股权、认购可转债、股权置换等多种方式,参与国有企业改制重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增资扩股以及企业经营管理。
  (七)重点领域突破,高新技术产业引领发展
  加强创新研发投入,重点在高端装备制造、清洁能源和节能环保、生物医药和精密医疗、空间信息技术等高精尖领域进行突破,实现数字化、个性化的智能制造模式。将科技财政资源更多转向技术研发平台、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大数据平台等科技创新公共服务体系。围绕行业整体技术进步进行技术发展规划,系统开展该领域共性技术、关键性技术和前瞻性技术的研发与转化,强化重点领域的“政产学研用”合作创新机制;针对重点领域分项落实,并建立动态评估机制,保证重点领域投资的高效性。
  (八)借助“一带一路”,扩大外贸发展
  一是把握“一带一路”的商机,进一步强化与沿线国家的商贸合作,除了继续扩大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外,重点支持我国优势制造产业和技术出口,简化出口商品商检程序,清理和减少服务收费,扶持服务贸易发展,扩大外贸出口份额。  二是改善外贸企业融资环境。强化出口企业信用保险的覆盖面和资金额度,尤其针对有条件的小微企业、外向型出口企业,鼓励保险公司开拓多样性的保险业务,扩大受保企业范围。三是改善汇率风险机制,帮助企业避免汇兑风险。重点为企业提供对外经济活动的便利条件,继续推进外汇资金管理改革,强化对企业外贸经济的信息服务支持,建立预测、评估、防范、管理机制,指导和帮助企业有效规避汇率风险所带来的利润损失。
智库介绍

        赛迪智库是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领域的知名思想库,直属于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自成立二十余年以来,秉承“面向政府,服务决策”的宗旨,赛迪智库专业从事软科学研究工作....[详细]

免费空间赞助商: VPS测评 | VPS技巧 | LocVPS | 51IDC | YardVPS | SEO | MD5 | 网赚 | HHVM | DreamSpark | SiteMap | noFrev |
组织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