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我们|设为首页
首页>安全产业研究所>热点评论
全球“硬通货”口罩为何难产?
发布时间:2020-04-07 16:01  来源:安全产业所  作者:李泯泯 高宏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口罩已经成为必不可少的“战备物资”。疫情当前,目前我国多措并举,口罩日产已提升至1.16亿只,美国、日本也采取不同政策紧急调动本国产能以应急需。我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口罩生产国,2018年产量45.4亿只,约占全球约50%,出口规模占年产量的70%以上。考虑到我国在全球口罩供应链中不可或缺的地位,在保证本国需求的前提下,也要发挥自身在产业链中的重要作用,及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帮扶义务,在口罩及原材料的生产供应中适当为国外提供支援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一、全球口罩产能告急
美国口罩供需存在落差。据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称,目前美国N95和外科口罩的库存数量为4200万只。但如果疫情蔓延,一年内医护人员需求将达35亿只,现有储备仅能满足需求的1.2%。一方面,美国政府全力调动国内产能。HHS为促使制造商提高产量并免于陷入大量库存,称将在未来18个月购买5亿只N95口罩作为国家战略储备。同时,美国政府与3M签订合同,要求其将口罩产能提升至每月3500万只。根据《健康安全》杂志2017年的一份报告,美国的年常规生产量为15亿个N95呼吸器和36亿只手术口罩,目前美国最大医用外科口罩生产商Prestige Ameritech已将口罩日产能提升至60万只。
另一方面,美国于3月5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数十种医疗产品(包括口罩,防护服和手套)免除进口关税。同时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动用《国防生产法案》赋予的特别权力,迅速扩大防护口罩的国内生产规模以应对疫情。该法案于1950年通过,赋予美国总统出于国家安全或其他原因的考虑,可以强制扩大关键材料或产品的工业生产。如启动该法案,则意味着政府可以强制原先将90%生产能力投入工业用普通口罩的企业将全部产能转至N95口罩。
根据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防备与响应助理部长办公室2014年发布的简报,高达95%的口罩是在美国大陆以外的中国和墨西哥制造的,且原材料严重依赖进口。另外,美国库存中的500万只N95口罩的NIOSH认证可能过期,有的已出现橡胶带老化现象。短期内美国N95口罩的供需仍存在极大缺口。
表1  美国CDC认可的N95口罩供应商
企业名称
总部信息
企业简介
Honeywell
加利福尼亚州
圣安娜市
提供非一次性呼吸器,过滤器和滤芯,同时还提供带阀和不带阀、半折和平折的一次性N95口罩。
3M
明尼苏达州
圣保罗市
制造外科口罩,包括N95防毒口罩。 该公司还提供其他外科用品,包括盖布,胶带,封口剂,抗菌敷料和术后敷料。
Kimberley-Clark Corporation   (金佰利)
德克萨斯州     欧文市
提供的产品包括双层口罩,手术口罩和N95口罩,以及过滤器和儿童口罩。
新罕布什尔州   汉普顿市
包括N99呼吸阀口罩和N95口罩。
德克萨斯州     里奇兰希尔斯市
提供手术和N95口罩以及在美国制造的口罩、眼镜和面罩。 该公司仅在美国境内发货。
Alpha Pro Tech(阿尔法科技)
宾夕法尼亚州   威彻斯特市
提供N95防毒口罩以及带或不带防护罩、面纱的口罩,及医疗个人防护服。
马萨诸塞州     米德尔伯勒市
提供一次性N95防毒口罩。 该公司还提供用于焊接,喷漆的呼吸器和过滤器。
Makrite(麦特瑞)
中国台湾新北市
其产品包括工业用口罩,包括一次性和可重复使用类型。它还提供外科口罩,包括带有N95防毒面具的口罩。
加利福尼亚州   卡尔弗城市
产品包括多种尺寸的N95口罩,包括平折版本以及听力保护产品。
上海大胜卫生用品制造有限公司
中国上海市
该公司提供NIOSH法规N95和N99口罩,以及医疗和其他口罩和护目镜。
Aero Pro Company
中国台湾
提供模压和可折叠的一次性N95外科口罩、折叠式N95一次性呼吸器,以及成人和儿童尺寸的非N95口罩。
上海港凯净化制品有限公司
中国上海市
提供用于日常佩戴的多层手术口罩和带有活性炭选项的N95口罩。

                                       来源:赛迪智库整理,2020.3.7

 
日本多措并举提高口罩产能。日本拥有122家口罩生产企业,年产量约为50多亿只,其中医用口罩占比22%。但据日本经济产业省数据显示,日本出售的口罩有70%依赖中国进口。为短时间内迅速提高产量,日本政府全力调整企业产能,一是拨款103亿日元支持厂商增产。日本最大的口罩企业尤妮佳已扩大5倍产能,狮王也将产能扩大至1.5倍,并实现24小时运转。二是号召企业跨界生产。日本电子产品巨头夏普将在3月中旬投产外科口罩,在原先用于液晶显示面板制造的无菌工厂建立3条生产线,计划日产量15万只,并逐步扩大至10条生产线,实现日产量50万只。日本政府将为其提供生产设备补贴3000万日元。三是承诺国内厂商收购剩余口罩。日本政府承诺承担口罩供应过剩的全部责任,将建立储备库存以应未来之需。此外,由于缺少原材料供给,日本企业创新口罩设计以填补供需落差。其中泳衣制造企业“富樫缝制”开始生产可洗式反复使用口罩。缝制公司Fine Mode与石川制纸合作研发布制口罩,通过更换口罩内置的除味和纸口罩垫实现反复使用。
虽然日本计划于3月将口罩产能提升至6亿只,但是由于口罩原材料中的无纺布,中国占据日本进口份额的46%,生产厂商面临原材料短缺。另外一些中小型生产企业不愿承担增产所需的额外设备成本。因此日本卫生产品工业协会表示产能能否达到预期仍存在不确定性。
其他国家及地区口罩产能严重不足。韩国政府宣布将“完全控制”供应链,从根本上管理韩国口罩的生产、物流和分发过程,同时将口罩列入确保和共享医药品信息的医药品安全使用服务(DUR)范围内。目前韩国口罩的产量翻倍,单日产量约为1000万只(基于KF认证的口罩),计划提升至1400万只。但韩国的口罩原材料中的一次性无纺布有90%都需要从中国进口,厂商面临供应受阻的困境。
欧洲的口罩制造厂商产能严重不足。德国的口罩企业主要从中国采购原材料,生产中高端产品。如德国Dach公司位于德国的总部主要负责设计产品、仓储和物流,而由中国工厂负责原材料和生产,因此需临时调动德国其他地区工厂的生产能力。意大利往年的口罩市场需求为1500万至2000万只,口罩存量和产能已经捉襟见肘。法国的口罩总储量约为1.6亿只,目前的生产潜力最多达到月产4000万只,为数不多的专业制造商大多已超负荷运作,部分企业还面临机器设备和原材料短缺、上游供应商提价的困境。
二、国外口罩生产商面临的困境
原材料供应短缺。口罩生产的产业链上游主要包括口罩
机、原材料聚丙烯及加工后制成的无纺布,其中熔喷布是N95口罩的“心脏”。据《非织造布杂志》根据2018年销售额统计,国际无纺布领先企业大多位于美国和欧洲,但其中大多数企业为了靠近目标市场从而节省运输成本,大都在中国进行投资建厂,形成了总部负责产品设计及物流,原材料和生产集中部署在亚洲的产业模式,因此在国际间交通不畅的情况下无法有效保障原材料的及时供给。许多企业“无米难为炊”,处于有口罩机无熔喷无纺布的窘境。口罩制造商Medicom Group在我国经营的三家工厂原材料已被调用,只能寻找其他国家的知名供应商,其位于法国工厂的生产线有时会闲置数小时。
表2  2019年世界排名前十的非织造布生产商(按销售额排序)
排序
企业名称
国家
在中国设厂情况
1

贝里国际集团(Berry Global)

美国
1996年原PGI在佛山南海安装了中国第一条德国进口莱芬线,此后在南海和苏州建立起两个非织造布生产基地
2
科德宝高性能材料集团(Freudenberg)
德国

在中国雇用880多名员工,服务亚太地区以及全球市场。该集团在中国设立以下合资企业:科德宝•宝翎无纺布(苏州)有限公司、科德宝•宝翎(香港)有限公司以及开展建筑材料业务的科德宝宝利德(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在台湾,科德宝高性能材料集团设立科德 宝远东股份有限公司。

3
奥斯龙明士克复合纤维有限公司(Ahlstrom-Munksjo)
 
芬兰
制造用于面罩的非纺织布的全球领导者,在山东省滨州设立工厂。
4
金佰利(Kimberly-Clark)
美国
在北京、南京、上海、天津等地拥有5家生产机构。
5
杜邦(Dupont)
美国
杜邦目前在中国大陆共有40多家独资及合资企业,拥有企业员工约7000名,产品和服务涉及化工、农业、食品与营养、电子、纺织、汽车等多个行业。
6
飞特适(Fitesa)
巴西
专注于卫生用品领域,主要产品包括单组分、双组分纺粘和SMS非织造布,化学粘合、热风非织造布等,于2013年启动天津生产基地的非织造项目,有2条干法纸生产线(博爱公司)及1条化学粘合/热风非织造布生产线。
7
PFNonwovens
捷克
收购的First Quality Nonwovens在中国设有工厂。是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领先的熔纺非织造布生产商之一。集团目前在捷克共和国拥有9条生产线,在埃及拥有1条生产线,并于2013年开始商业运营。目前,捷克共和国的总生产能力达每年10万吨无纺布。
8
佳斯迈威(Johns Manville)
美国
非织造布的领先制造商,在河南洛阳设有工厂。
9
格莱富特(Glatfelter)
美国
-
10
莱德尔(Lydall)
美国
在江苏、上海设有工厂,无纺布生产主要集中在加拿大。江苏宜兴高奇环保科技公司是其下属企业。
来源:赛迪智库整理,2020.3.9
国外生产企业扩产及转产需承担极高风险。根据美国

2017年有关口罩短缺的报告显示,2009年H1N1流感流行使得美国对N95防毒面具和口罩需求激增,制造商加大产能造成了两到三年的货品积压。当时,HHS要求美国口罩生产企业Prestige Ameritech扩大产能,公司扩建工厂并雇佣150名员工。但是,口罩需求在流感过后迅速下降,企业必须解雇大多数新员工,造成极大亏损。另一方面,美国公司生产医用口罩的利润率较低,而从墨西哥和中国进口的产品则价格低廉,在美国生产的口罩价格比墨西哥制造的口罩高10%,而中国口罩的价格可能低于美国厂商购买原材料的价格。另外,美国政府和客户致使企业失去本土化生产动力。2017年,美国向一家在墨西哥制造口罩的供应商支付了100万美元,Prestige Ameritech的一位主要客户将价值300万美元的业务转移至中国。考虑到潜在亏损风险、劳动力市场紧张、价格竞争劣势、政府和客户长期支持不足降低了发达国家口罩生产企业在本土扩产的意愿。

三、对我国的启示
构建成熟完整的产业链是保障产能的基石。口罩的全产业链包括设计研发、原材料及生产设备、口罩制造及销售流通。国外口罩生产企业研发设计水平较高,如3M拥有无纺布和静电纤维滤棉的专有技术,同时具有中国、美国、欧盟3大系统的认证。虽然国外口罩生产企业纷纷在我国投资建厂,但依然将研发能力保留在本土,我国在口罩产能方面具备优势,还需在产品创新能力和创新速度上持续跟进。
供需对接畅通是后续生产的先决前提。从国外口罩生产
厂商面临的困境可以看出,产业链上的企业间沟通不畅,拥有生产设备的企业无法及时对接原材料生产企业,同时不同型号的产品所需的原材料也存在差异,因此拥有可及时对接供需的线上平台至关重要,这也是我国企业能够在短时间内实现转产扩产的“杀手锏”。
构建柔性生产方式以适应市场动态变化。柔性生产指一
条生产线可以制造满足不同需求的产品,考验的是生产线和供应链的反应速度,可以增强产业链对市场动态变化的适用能力。柔性生产方式注重“以销定产”,生产以消费者为主导,进行小批量生产。国外的口罩生产企业大多通过设备智能化和全流程操作构建了工艺柔性和产能柔性,我国口罩生产企业更依赖于人工操作,增加柔性生产线应是产业未来发展的大方向。
 

 

智库介绍

        赛迪智库是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领域的知名思想库,直属于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自成立二十余年以来,秉承“面向政府,服务决策”的宗旨,赛迪智库专业从事软科学研究工作....[详细]

免费空间赞助商: VPS测评 | VPS技巧 | LocVPS | 51IDC | YardVPS | SEO | MD5 | 网赚 | HHVM | DreamSpark | SiteMap | noFrev |
组织机构